氧化铁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红厂家
热门搜索: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第四届香港影展开幕徐克不知东方不败是男是女《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1 17:40:44 阅读: 来源:氧化铁红厂家

8月23日, 香港电影展在北京开幕,本次影展的主题是“剑光幻影 叱咤江湖”。客座策展人徐克导演出席开幕式,并在座谈环节中回忆了自己的武侠电影从业经历,分享了对武侠精神的理解。

徐克透露,黑泽明导演的《用心棒》让他产生当导演的愿望;在美国读书期间,他曾去纽约打工看胡金铨的《侠女》;最初他曾想拍《倩女幽魂》电视剧未能成行,却因此走上了武侠导演之路,第一天拍摄时却因为连武术指导都没有而闹出了笑话;拍《青蛇》期间遭遇大风大雨,连机器都泡在了水中;和黄霑一起弹琴聊电影的场景令徐克至今难以忘怀;八九十年代,徐克特意为女演员们寻找女性题材的剧本。被问及最爱的女性角色是不是东方不败时,徐克秒变段子手:“东方不败不知道是一个女的还是男的。”

徐克(资料图)

香港影展梳理武侠片年代脉络 徐克曾在纽约打工看《侠女》

本届香港影展旨在梳理武侠片在香港电影史上的年代脉络,通过数部经典武侠片的展映,与影迷共同回顾武侠片美学风格流派的基本走向,技术变革在视觉上的呈现与精神内核的关联等。徐克导演作为客座策展人,参与了所有展映电影的选择,他表示很多前辈和大师的武侠片影响了几代电影人,希望借此机会让观众系统地观看几十年来武侠片的变更和突破。

胡金铨导演的《侠女》作为开幕影片揭开了本届影展的大幕。胡金铨导演是徐克的偶像,《侠女》上映时,徐克已经在美国的德克萨斯州读书,为了看到《侠女》,徐克特意在暑假期间从德州去纽约打工,在唐人街的电影院看到了这部作品。在本次影展上放映的《侠女》是曾在戛纳展映的三小时版本,徐克当年所观看的《侠女》则分为上下两集,经过两个星期的漫长等待,徐克才看到下集。

徐克认为《侠女》不是一部单纯的武侠片,不但在镜头上和拍摄手法上有突破,对于聊斋故事的解读以及结尾的禅意也都很特别。“我觉得胡金铨导演已经不是我们熟悉的胡导演,而是要重新去了解的。后来又发现这部电影在戛纳拿了一个大奖,果然是我心中的偶像。”

徐克回忆,《侠女》中一个让他觉得很兴奋的拍摄手法是,胡导演没有正面拍摄徐枫的武打场面,大部分镜头是石隽看徐枫,这种电影语言是之前没有的。近期即将上映的《刺客聂隐娘》也以这种方式来拍武打,徐克表示:“我很期待,因为侯孝贤导演讲了很多年,他提武侠片是80年代,终于现在他拍了第一部武侠片《聂隐娘》,很神奇,很想看。”

第一天拍武侠片曾闹笑话 拍《青蛇》遭遇诡异风雨

徐克的武侠梦是从看金庸的《神雕侠侣》和胡鹏导演的《黄飞鸿》系列起步的。对于粤语长片时代的武侠经典文本,徐克都有别样的情结。提起周星驰在《功夫》里也致敬那个时代的武侠,徐克表示:“我不知道周星驰为什么对那个时代有那么深刻的留恋,那个时代只有我这种年纪的人有深刻印象,我那时候十岁都没到。我们在街头玩在学校谈论的都是火云邪神、天残脚这些。”

做了导演之后,徐克重新翻拍了《龙门客栈》《黄飞鸿》《倩女幽魂》等很多经典武侠片,对于这种旧瓶装新酒的做法,徐克透露:“我觉得创作都是反应过去生活的记忆和感受,以及导演不断把心目中喜欢的东西呈现出来。我头三年拍电影时,观众都用很奇怪的眼光看我的作品,他们不知道电影和他们的关系在哪。我就一直在找寻电影和观众的关系在哪,我就回想我为什么喜欢看电影。就想到把以前影响我的电影拿出来,加入现在的价值观,看看会变成什么。”徐克表示,去年重拍《智取威虎山》,也是因为这部戏是当年曾经让他觉得好看的电影之一,希望追忆当年的激动,找回爱电影的初衷。

徐克最成功的作品都是武侠片,但是走上武侠片这条路,也是机缘巧合。徐克当年在电视台做编导的时候,曾跟制作总监提出做《倩女幽魂》的电视剧,但遭到拒绝;在此之后,电视台就觉得徐克有拍武侠片的想法。最初给他的剧本是《云海玉弓缘》,结果没拍成。后来就拍了古龙的《金刀情侠》。

《金刀情侠》是徐克的第一部武侠作品,在片场的第一天,徐克就闹了一个笑话:“我和两个演员说你们要怎么怎么打,演员就问你是武术指导吗,我说不是;又问武指在哪,我说没有;问我会不会打,我说不会。那时候在韩国,是我第一个武侠片的第一天。”

说起《青蛇》的拍摄,徐克也有一段有趣的独家回忆:“那时天气很奇怪,风雨之多想象不到。拍法海去抓青蛇时,在香港的一个小瀑布,当天下大雨,我们差点就给水淹了,机器都在水里。”

拍《新蜀山剑侠》是想尝试特效 怀恋和黄霑一起弹琴做电影音乐

徐克初期的两部电影《蝶变》和《新蜀山剑侠》都对武侠片的内容和技术和做出革新。《蝶变》是徐克有意尝试未来主义和机械化风格,《新蜀山剑侠》则用了资深导演才敢使用的特效。徐克回忆,拍《蝶变》时,同行朋友来探班,发现徐克花了一整天时间拍蝴蝶,就问他为什么不用特效。当时徐克觉得特效是李翰祥那样的资深大导演才能使用的,是他不敢设想的事情。后来,嘉禾公司的邹文怀来问徐克有什么新计划,徐克说想拍一个有很多特效镜头的电影,于是有了《新蜀山剑侠》。

在尝试新拍摄手法的道路上,徐克一直是先行者。比如《刀》采用了纪录片拍摄手法,因为徐克在美国读书时学的是纪录片写实派拍摄,他曾经想当纪录片摄影师,也一直在寻找可以用纪录片方式拍摄的电影剧本。徐克的《龙门飞甲》也为中国的3D拍摄开了先河。拍《狄仁杰之通天帝国》时,徐克就考虑过用3D拍摄。于是就去了解3D技术的发展动态,了解到用3D拍摄的都是好莱坞的大导演,但技术上已经有改变的可能性。拍完《通天帝国》后,徐克就开始研究3D技术,并决定一定要把3D技术做好,以后可以和同行分享经验。虽然拍摄《龙门飞甲》的过程中有一些小错误,但总体算是过了3D关。

徐克关注特效和技术的革新,但他也认为特效是一个困扰。如果每部电影都有特效,就缺少独特性了,比如现在电影中用特效制作出的千军万马已经没有震撼力。徐克说:“我一直觉得特效是一个认识很久的朋友,认识他,但是能找到很多毛病。特效不是完美的但是必要的。”

音乐也是徐克关注的一个电影辅助手段。徐克透露,黑泽明电影的音乐对他的影响最大,也是黑泽明的电影让他萌生了做导演的想法:“黑泽明的电影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东方人文化在银幕上的震撼力,《用心棒》在音乐和视觉方面都做得很好。那时候产生了想拍电影的情怀,以前只是观众,是黑泽明的电影让我想拍电影。”

在这之后,徐克对自己的电影的音乐要求一直很高,他认为音乐可以改变电影的气质。和黄霑的几次合作至今让徐克念念不忘:“黄霑老师的运作方式是,从有剧本开始他已经参与了。他每天都和我谈剧情,我拍摄时他也来看,拍摄过程中他已经开始写了。拍完戏吃完饭他已经有一些音乐交给我。黄霑邀请我去他家坐在他的钢琴旁边,一起去弹。我怀念他给我带来的音乐上的不同感受。”

徐克为80年代女演员制造机会 《星球大战》也是武侠片

徐克在电影里塑造了大量经典的女性角色,被问及最爱的是不是东方不败时,徐克也变身段子手:“东方不败不知道是一个女的还是男的。”

徐克坦言,当年拍电影,他是刻意寻找一些让女性演员有发挥的剧本,因为当年,这批演员差点就被埋没了。 “80年代有很多好的演员,特别是好的女演员,那时候流行喜剧,有很多有特点的演员就火了,反而正常的演员就不被重用。很多女性演员是在不被重用的范围里,我觉得里面有很多演员我喜欢也熟悉,觉得很可惜。演员有个年龄段,如果你不去用她,过了这个时间段就不能再表现她的能量,我就想了一些题材,以女性演员为主让她发挥亮点。”

如今,武侠电影的黄金时代似乎已经过去,徐克认为,武侠文化里有很多独特的东西,深入挖掘这些东西,武侠依旧是一个可以继续发挥的强大题材:“武侠小说给我最深刻的触动是,里面包含了很多我们自己的文化的根。有些人看别的国家的文化,被有些东西感动到,是因为我们的文化缺乏这一块,我觉得我们的武侠文化确实有别人没有的东西。”徐克认为,武侠的文化不仅包含武功和侠义,还有医学、心理学、物理学、风俗、宗教、历史等,文化内涵非常丰富。

在徐克看来,好莱坞也在拍武侠片,《星球大战》也是武侠片,其中的武打场面也有中国的武术和功夫的传统。徐克表示,武侠文化从古代累积到今天,技术上和想法上都有继续发展的空间,“我觉得想法比技术更重要,想法的流传性更长。”(京雅/文 张大伟/摄像 )

加固公司

碳纤维加固

碳纤维加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