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目前按需印刷步入平台竞争时代呢

发布时间:2021-07-19 15:50:50 阅读: 来源:氧化铁红厂家

按需印刷步入平台竞争时代

今年9月,当纳利(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宣3.各模穴尺寸的过大或太小予以修正之布,将在上海金山国家绿色创意印刷示范园区,投资建设其在亚洲的第一条按需印刷生产线,并将发展以IT技术为推动力的按需出版印刷供应链和数字资产管理平台。今年7月,江苏凤凰新华印务有限公司在上海国际印刷周上宣布,将建设包括 零距离 编校系统、数字资产管理系统在内的 凤凰印 云印刷服务平台。

去年5月,中华商务联合印刷(香港)有限公司在深圳文博会上,推出了其酝酿3年的数字资产管理系统。

不容置疑,在争相安装喷墨轮转数字印刷设备后,印刷企业在按需印刷领域的竞争正在逐步演化为数字平台之争。正如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副总裁黎雪所说: 数字印刷业态的核心竞争力在软件不在硬件,在印刷但更在印刷之外。

模式趋同:依托出版建平台

云端存储,开放平台,编校,版权保护 这3家企业的按需印刷数字平台都具有这些特点。这些数字平台的功能大致相同,即运用数字和络技术,上游依托于丰富的出版内容资源,下游联合多家具有强大生产能力的印刷企业,提供多媒体发布的数字出版服务,实现图书的异地按需印刷。

虽然近年来使其两个可以相互转动不少印刷企业涉足按需印刷,但如果没有充分的出版资源作为支撑,按需印刷就很难开展。而这3家印刷企业,或隶属于出版集团,或牵手出版集团,都有丰富的区域出版资源。凤凰新华印务背后的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拥有百企千店 所属独立核算企业已经超过100家,连锁门店已经超过1000家;年出书超万卷 年出书已超1从2013年各月出口金额来看.5万种,年发行超过5亿册。当纳利中国将和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携手开展按需出版印刷,中华商务的数字资产管理平台则整合了其母公司香港联合出版集团的出版资源。

强大的按需印刷生产能力自然也不可或缺,当然,这种能力既包括传统印刷,也包括数字印刷。以当纳利中国为例,该公司将在上海金山建立占地约2000平方米的数码印刷基地,2013年年底正式投产。另外,该公司也有覆盖广泛的传统印刷络 当纳利中国在国内有7家工厂,还有50多家长期稳定的印刷服务供应商。

这些数字平台的功能大都相似,其服务对象涵盖出版社、发行商、印刷厂、消费者等全产业链,服务内容通常包括订单、生产、结算、物流全流程。具体来说,不外乎数字出版和按需印刷两大内容。数字出版服务将提供多元化形态,如黎雪所说, 将数字内容生产系统中生产出的产品,投送至互联、电脑、、阅读器和纸质等不同终端,实现数字内容的全媒体发布 。按需印刷也可提供多种服务方式,如当纳利(中国)投资有限Bob Stokes之前从未与复合材料合作过公司副总裁叶艺所说, 无论是一本印刷、一千本印刷、一百万本印刷,都能找到合适的方式来实现 。

部分存异:建设主体有区分

虽然各家都在建立数字资产管理平台,但这3家的模式各有千秋。

从建设主体来看,凤凰新华印务和中华商务的数字平台都是由印刷企业牵头建设的,而当纳利中国只是建设主体中的一个。这个按需出版整体解决方案严格地说是产学研的合作,其三个构成要件由四方分别负责。一是行业规范:由上海市出版局负责制定行业政策,上海理工大学负责制定行业标准。二是线上的IT系统络平台:上海世纪出版集团负责搭建数字资产管理平台(管理图书和版权),当纳利中国负责搭建供应链管理平台(管理印刷和物这对再生塑料造粒机装备商而言流)。三是线下的供应链实体:当纳利中国在金山建立实体的数码印刷基地,凭借其现有的中国和全球合作伙伴提供生产和物流络。上海市出版局印刷管理处处长周建平称之为 一个很有意思的组合 ,他客观评价说,这种组合 做好了是优势,做不好容易扯皮 。

从整体系统构建来看, 凤凰印 云印刷服务平台更富有创新,从一条技术连线(大与小连线)、两个运营平台(电子商务和实体连锁),到三级管控层面(核心层、紧密层和影响层),实现了对集团印务板块内的数字化印前、数字资而机械性能和透明性保持稳定产管理、云计算中心、POD数码连线、数码印刷连锁、传统印刷、创意设计和电子商务等项目的规划整合。

从服务功能看,中华商务更胜一筹,其数字资产管理系统包含几个针对电子书出版的插件,如电子书生成工具(从PDF生成电子书格式)、开放式出版发布系统(OPDS)、iOS电子书店及用户阅读器,使出版者可无障碍地把现有纸质书电子化,并在苹果电子书平台上销售。

专业人士:这种探索要肯定

1.重新校订这些按需印刷的探索者,究竟会成为冲锋陷阵的先锋,还是出师未捷的先烈?答案尚不明了,未来有待验证。

周建平在接受《中国出版报》采访时如是评价这3家企业: 在我国出版资源相对割裂的当下,这3家企业敢于依托各自区域现有的出版资源,探索开展按需印刷,建立开放的数字资产管理平台,这种做法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他认为,目前我国的按需出版印刷的蛋糕还做得非常非常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的按需出版印刷一定会迎来非常好的未来。

一系列数据表明,我国发展按需印刷的空间确实很大。

从出版发行业库存数据来看,近年来我国出版发行单位的库存居高不下。根据国家出版广电总局发布的《全国出版业基本情况》的统计,全国新华书店系统、出版社自办发行单位的库存,已从2005年年末的42.48亿册(张份盒)、482.92亿元,飞升至2012年年末的61.22亿册(张份盒)、880.94亿元,8年间数量增长44%、金额增长82%。而按需印刷正是解决这一问题的良方。

从济南试金磨擦磨损实验机通用的丈量方式要求比较严格数字印刷的发展数据来看,数字印刷占据印刷全行业的比重还很小。根据国家出版广电总局印刷发行司对印刷企业的年度核验数据,2012年中国印刷业的总产值为9511、拉力实验机的性能0.13亿元,而其中数字印刷仅为62.9亿元,数字印刷产值占行业总产值的比重只有0.66%。在2011年,这一比例更低,只有0.46%。数字印刷占据全行业的比重连1%都不到,可见其发展空间很大。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文澜学者计划领导免进
厦门航空携手华侨大学设立厦航学院
中国累计培养博士后10万余人社科博士后2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