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南京被破时洪秀全为什么不逃坐等天兵

发布时间:2020-12-25 02:06:33 阅读: 来源:氧化铁红厂家

南京被破时洪秀全为什么不逃?坐等“天兵”

太平军据守的城外要点仅有位于紫金山顶的天堡城、山西侧的地堡城、城北的神策门、与紫金山地堡城互为犄角的太平门。李秀成建议洪秀全放弃天京,“让城别走”。此议遭洪秀全严厉斥责:“朕铁桶江山,尔不扶,有人扶!尔说无兵,朕之天兵多过于水,何惧曾妖者乎!”

1862年夏1862年11月底破围天京

李秀成奔救天京,曾国荃身受枪伤

1862年夏,湘军和太平军在天京外围展开了激烈的攻防作战。湘军遭受太平军环逼围攻,自知战役态势十分不利,于是构筑高墙深沟,坚守营盘,确保在天京城下的立足之地。结果,太平军虽以优势兵力数度进攻,但均以失败告终。

9月14日,忠王李秀成经过多方努力,终于开始了解围天京的大规模战略性战役行动。李秀成调集了14个王共计60万(实约30万)大军,从各个方向奔赴天京。10月13日,李秀成亲自率领主力进攻雨花台曾国荃军。

10月18日,太平军围攻曾国荃部6昼夜后,攻势有所减弱。曾国荃下令阵前反击,突破太平军4座营垒。忠王李秀成也感到由于战线拉得太长,无法获得显著效果。于是又收回兵力,专攻东路。湘军挡住了太平军最初全面进攻的猛烈攻势,战局趋于相对稳定,战役转入第二阶段。

东路方山一带是曾国荃的中军所在,也是太平军的主攻方向。18日起,太平军进逼湘军营垒,洋枪洋炮不绝如缕;同时采取挖掘地道、填埋炸药的方法破坏湘军营垒。湘军拼死抵御,曾国荃亲临战场,被飞来的枪弹击伤面颊,副将倪桂阵亡。

10月23日,侍王李世贤从浙江又率三四万人来援,太平军士气大振,加强东路攻势,遂与湘军形成第一次决战高潮。11月26日,由于曾国荃军抵抗十分顽强,李秀成军三鼓而竭,不得不下令撤围。

1862年12月1863年6月错失良机

李秀成分身乏术,错失“进北攻南”最佳战机

天京破围战失败,天王洪秀全十分恼怒,严诏忠王李秀成进京,革除忠王爵位。然后令李秀成率领大军渡江北进,实行“进北攻南”的新战略。

应该说,“进北攻南”的新战略有其合理和可行之处。但李秀成对洪秀全缺乏信任,认为此计一定是天王周围的佞臣所出,目的就是“忌我之势,密中暗折我 兵”。李秀成的消极态度使湘军再次赢得战机。1862年12月1日,李秀成派部将章王林绍璋等作为先头部队自天京下关渡江北上。李秀成自己却没有随军北 上,而是在1863年1月11日离开天京,匆匆返回苏州根据地处理政局。

李秀成要讨伐叛军而滞留苏州,此时西线战场又频频告急,他分身乏术,又不得不西返天京。这样来回折腾到2月27日,李秀成才亲率号称50万(实20余万)的大军自天京下关、中关渡江开始北上。从决策“进北攻南”到太平军主力北上,3个月过去了,战机已失。

在这3个月之内,曾国藩基本摸清了太平军北上的战略意图,并从各地调集援军布局皖北。

北上战略目标未完成,李秀成奉命回援天京

1863年2月27日,李秀成率领大军北上。太平军攻克浦口和江浦,再次掌握了天京北面门户,打通了与江淮、皖北间的重要通道,使得皖北江淮战场和天京战场连成一气。

按预定作战计划,李秀成率部转战皖北的战略目的是占据皖鄂要冲,与扶王陈得才部会师,在长江中游荆楚地区牵制下游湘军,以解天京之围。不料,由于受到 连年兵灾,安徽各地民生艰难、粮食缺乏,其时又是青黄不接之时,太平军就地取食难以维持,被迫放弃原定作战计划。湘军一路围追堵截,步步紧逼。再加上捻军 张乐行部已被清军击败,军威不振。扶王陈得才部亦立足不住,退回陕西。北进与陈得才部、张乐行部会师的第一个战略步骤基本无法实现,使太平军西进皖鄂、接 通中原、回马荆楚的战略意图陷入绝境。

北部没有了后顾之忧,清军又把注意力集中到南面来。6月13日,曾国荃军在雨花台发动攻势。天京局势危急,洪秀全急令各军回援天京。

1863年6月1864年7月天国终结

拿下九洑洲,曾国藩判断战机已成熟

1863年6月,就在天王诏令李秀成回师渡江之时,湘军紧缩了江北包围圈,率先攻克江浦、浦口,再攻九洑洲。

九洑洲当时是天京北侧紧靠北岸的江中岛屿(现已与北岸相连),既是控制长江天京上下游水上交通的锁钥,又是天京北方门户,是天京与北方战区的陆上战略 通道。李秀成北进大军南渡回师时,正值初夏,长江发大水。太平军南渡困难重重,死伤惨重,溺死者数以万计,未来得及过江的太平军只得栖身九洑洲。九洑洲被 江水淹没,一片汪洋。湘军水陆协同,轮番攻击,于6月30日对九洑洲发起总攻,并最终取胜。至此,长江北岸太平军各要点完全为清军占领,长江南北通道和上 下游江面完全被湘军控制,天京的水上粮道完全被截断,城内粮食危机越来越严重。曾国藩判断形势,战场主动权已向清军倾斜,确信围攻天京的战机已经成熟。

苏州、天京同时告急,李秀成疲于奔命

形势万分危急时刻,天京城内依然无法凝聚一心。6月28日,李秀成还离开天京赶往苏州,此时淮军已直接威胁苏州城。6月30日,九洑洲失陷。洪秀全催逼李秀成返京。李秀成再度折回。

7月16日,曾国荃率军开始进攻天京城东南的印子山。7月19日夜,湘军在三更时趁着夜幕进攻山顶石垒,凌晨时攻下山顶。22日,李秀成率领洋枪队万 余人再次反攻印子山,双方展开激烈的肉搏战,最后太平军失利而退。湘军又趁势前出占领了七桥瓮,离通济门的城垣不足3里。

8月6日,李秀成组织天京守军再次出城反击,均以失败告终。14日,李秀成再次组织太平军反击城北清军,以西瓜炸炮猛攻下关刘连捷营垒,又败。此时, 苏州战场也频频告急。李秀成要求回苏,洪秀全坚决不准离京。李秀成再三恳请之后,洪秀全要他“助饷十万”,方准东去。李秀成马上变卖自己的各项财产,凑齐 了10万保证金,换得了40日“假期”。

湘军开进孝陵卫,洪秀全坐等“天兵”

湘军步步紧逼,逐渐缩小合围天京的包围圈。太平军外围要点江东桥、上方桥接连失守后,赶忙加强天京城东和城南防御,坚守近郊的最后一道营垒。

10月31日,湘军总兵朱南桂等部偷袭博望镇成功。至11月初,湘军完全攻占天京城东南紫金山至七桥瓮近城地带,下一步就要攻城了。为保护天京城东最 后之防御要点孝陵卫,太平军紧急调兵、主动出击,由护王陈坤书等率军从朝阳门(今中山门)、太平门杀出,在紫金山南、东、北三面与湘军激战,终不敌,退回 城内。

11月25日,曾国荃部进扎城东孝陵卫。这时,湘军已攻破天京城外的几乎所有要点。太平军据守的城外要点仅有位于紫金山顶的天堡城、山西侧的地堡城、 城北的神策门、与紫金山地堡城互为犄角的太平门。李秀成建议洪秀全放弃天京,“让城别走”。此议遭洪秀全严厉斥责:“朕铁桶江山,尔不扶,有人扶!尔说无 兵,朕之天兵多过于水,何惧曾妖者乎!”

湘军攻占地堡城,天京已是囊中物

1863年12月,苏州、无锡等城相继失守,太平天国失去东面屏障。1864年2月28日,湘军攻占了紫金山的天堡城。3月2日,曾国荃部进至太平门、神策门外扎营,完成对天京的最后合围。

5月30日,洪秀全因病撒手西去,16岁的儿子洪天贵福继位,一切军政事务统归李秀成执掌。军政大权终于统一,但为时已晚。

7月3日,湘军攻占天京城外最后一个制高点地堡城。

7月18日深夜,李秀成见湘军攻城在即,选派1000余人伪装湘军,从太平门冲出城去,想破坏附近清军开挖的填充炸药的地道,不料被湘军识破,只得退回城内。7月19日晨,湘军炸开了太平门附近的一段城墙,而后蜂拥而入。李秀成带上幼天王从旱西门(今汉西门)突围,为湘军陈湜部所阻,只得转上清凉山。入夜后,折回太平门,伪装成湘军从城墙缺口处冲出去,向孝陵卫方向突围,混乱中与幼天王失散。7月22日,李秀成在方山附近被俘。8月7日,他写完供词后,被曾国藩杀害。

兰州市继发性瘢痕疙瘩医院

北京市妊娠期内胆汁淤积症医院

哈尔滨市逻辑自闭症医院

山西省皮质醇增多症性水肿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