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史玉柱结束巨人征途继任者人选成焦点

发布时间:2020-01-15 01:04:42 阅读: 来源:氧化铁红厂家

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 陶力 蒋佩芳 发自桂林、上海

4月9日,史玉柱突然宣布辞去巨人网络CEO一职,并宣称将“安心过屌丝生活”,成为了继马云之后,互联网界又一位退隐的大佬。

从叱咤商界的传奇人物到归隐山林的闲云野鹤,史玉柱的“征途”宣告结束。《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史玉柱放心退出是基于巨人网络管理团队和业绩的稳定表现,其退出后接班人人选成为了业界关注的焦点,而传统游戏公司面临的推广和营销成本压力,成为了巨人网络继任掌门面临的难题。

传奇人物宣告退隐

4月9日,商界传奇人物史玉柱突然宣布告别其职业“征途”。当日晚间9点,久未露面的史玉柱带着其公司的五名高管出现在桂林芦笛岩景区内。而就在半个小时前,纽交所一则公告宣布,史玉柱因个人原因辞去巨人网络CEO一职。

“今天是告别会,你们以后很难见到我了,byebye。”说完这句话,他洒脱地挥了挥手走下了舞台。在随后的专访中,他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我感到自己老了,也和马云聊过这事,今后中国互联网不该再由叔辈们唱戏了。”

安徽蚌埠人史玉柱的创业生涯,在业内一度成为传奇。他1991年成立了巨人公司,靠出售软件和电脑发家,1992年便提出了建设“中国第一高楼”巨人大厦的计划,项目一度集资超过10亿元,但由于资金链断裂,1997年,巨人大厦未按期完工,大批购楼者上门追讨欠款,巨人集团也因此摇摇欲坠。

但史玉柱并未因此被打垮,2000年,他在上海再创业,通过成功的广告营销使得脑白金等保健品一夜间火遍大江南北,也藉此偿清了债务。将目光转向网游后,巨人推出的游戏《征途》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其犹如一台印钞机,迅速帮助巨人成功登陆纽交所,也让曾徘徊在破产边缘的史玉柱身价破百亿。

“可我觉得自己年纪大了,思维已经固化,该退休了。”史玉柱对记者说,他最近总在回顾自己的创业生涯。“我早已过了头脑发烧阶段,当年盲目盖高楼、但其实根本没这个财力。摔了几跤后,我重新创业,但现在到了撤退的时候,该让公司管理层和职业经理人来逐步接手巨人的命运了。”

作为中国互联网江湖的一员老兵,史玉柱对自我的否定是一个痛苦的认知过程。在他主导巨人业务的几年,巨人网络股价一直上蹿下跳。但三年前他退居二线、放权给管理团队后,业绩反倒连续12个季度稳步上升。

“这证明团队比我能干,他们年轻,应该把舞台留给他们去演出。”史玉柱说。

接班人面临成本压力

同时,史玉柱的接班人人选也成为关注的焦点。有猜测认为,史玉柱的女儿史静或将继承父业。在网游行业,史静一度被称为“第一千金小姐”,在连续几年的胡润富豪榜中,她均以十几亿美元身价稳居前列。虽然史静为人低调,但根据巨人网络招股书中的公开信息显示,她持有3800万股巨人网络股份,占总股本的18.57%。

在媒体的轮番追问下,史玉柱当面否认了上述传闻。“巨人中层以上没有我的直系亲属,只有我的司机是远房亲戚。”他向来坚决反对空降新CEO,因此不存在接班的问题。“空降兵成功的例子太少了,而且代价太大。作为公司核心的领导,一定是要从基层培养出来,这样根基才扎实。”

而一名接近史玉柱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史玉柱在早期的沉浮中经历了太多褒扬和非议,一直都觉得压力非常大。“他对自己家人的状况一直都非常低调和隐秘,也不愿意让直系亲属进到公司来,主要是不想让家人重蹈覆辙,面临与他一样大的压力。”

据多名业内观察人士分析,巨人新任CEO人选很可能将是现任女总裁刘伟。据悉,刘伟从脑白金时代起便跟随史玉柱进行创业,曾经担任黄金搭档的总经理,2007年9月起出任巨人总裁。虽然从保健品到网游行业跨度很大,但她的适应能力极高,并深得史玉柱信任,对于各个业务的运营都非常熟悉。对此,巨人方面表示一切信息以本月19日公告为准。

资深游戏分析师薛永锋认为,传统游戏公司将会面临更大挑战,获取新用户成本持续走高是主因。在网游发展的早期,厂商可以凭借一两款核心产品取胜,但是现在则需要不断有新的用户持续输血,而推广和营销成本都不断提高,自然会带来巨大压力。这或许才是摆在巨人新掌门面前的最重要的难题。

巨人网游营收稳定增长

其实史玉柱早在2009年便有了离开的想法。巨人当时推出的游戏《巨人》表现未达预期,《征途》也因收费模式等原因遭遇增长瓶颈。在低谷阶段,巨人高管一致认为,公司还缺不了史玉柱这个灵魂人物。

2011年3月份开始,史玉柱在《征途2》内测发布会等公开场合多次强调如果《征途2》同时在线人数突破60万,他将辞去CEO一职。不过,后来这事也不了了之。

此番下定决心离去,被资深业内人士理解为传统大型网游黄金时代的彻底终结,但他本人并不认同。公开数据显示,相比其他国内大型网游厂商,巨人近两年来的网游业务营收呈现出上涨态势。2012年,巨人的网游营收达到了20.7亿元,相比上一年增长了22%。其中,第四季度的营收超过5.7亿元,创下了单季营收新高。

对于网页游戏和手机游戏对传统网游的巨大冲击,史玉柱也并没有回避。“三年前我已经说过,这是必然的趋势,团队和思路也早已经在准备当中。”在网游遭唱衰的不利境况下,史玉柱不认为巨人今后会退市。“的确有同行准备这么做,但巨人不会。”

游戏行业分析人士认为,大型网游市场的门槛越来越高,且营收模式已经成型,区域稳定。“公司在计划去打造一款游戏时,很少能找到直接的竞争对手。所以很容易预测它的营收和投入比,至少不会亏本,养活团队没有任何问题。”或许这也是史玉柱放心离去的重要原因。

有意思的是,《仙侠世界》是巨人网络2013年的战略级作品,巨人在其身上倾注的精力不逊于其老牌作品《征途》。此次宣布辞职的时机特殊,或是为旗下游戏《仙侠世界》营销的发挥最后一丝余热。对此史玉柱并未正面回答,他对记者坦言,在这款游戏出来之前,自己内心里对巨人还是有牵挂的,但是现在则完全没有了。

4月19日之后,史玉柱在巨人将不再有实职,其将彻底进入归隐生活。他坦言在心态上把自己放低了,这样反而更轻松,站在神坛上,人会活得很累。

延伸阅读

史玉柱隐而真退VS马云隐而难退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陶力 发自桂林

值得注意的是,史玉柱是在今年宣布辞职的第二位国内互联网公司重要创始人。今年1月,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宣布辞去CEO一职。而且,史玉柱与马云的私交甚好,这也引起了业界的关注。

但史玉柱表示,“我在提辞职报告的时候,马云还没有提呢,我比他提得早,但是董事会不批准,直到昨日才全部批准。马云辞职我是知道的,但是我辞职的事情没有提前告诉他。”

同时,他认为自己的退出与马云有本质的不同,马云无论是否担任CEO,在阿里巴巴的烙印永远无法抹去,而自己辞任一年后公司就不会再看到自己的烙印。这一说法在业内看来不无道理,与史玉柱的轻松相比,马云还远未到退隐时。

1月15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以一份给全体员工公开信的形式宣布,从5月10日起,他将不再担任CEO一职,而只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主要负责战略决策,协助CEO做好组织文化和人才的培养。

该消息在业界同样引起了轩然大波。而当时阿里巴巴集团公关部相关人士则不断对记者强调:“只是不担任CEO职务了,马总还是阿里的董事长,因此不存在退休的想法。”由此看来,阿里巴巴仍然离不开马云。摆在马云面前的大事包括整体上市以及股权回购、再造互联网金融生态圈以及大物流体系建设。因此,有业内感叹“退而难休”是马云。

前述接近史玉柱人士也对记者表示,“巨人目前的业务已经趋于稳定,保健品、网游、金融投资三块业务都很清晰,也不会再去开拓新的业务了。而阿里巴巴不一样,电商行业仍处在卡位战阶段,而且马云铺的摊子太大。”他以员工数做了简单的对比,阿里巴巴目前员工数在一万多,而巨人目前只有两千多名员工。

如史玉柱自己所说,未来他将越来越少地出现在媒体视野中。他告诉记者,退休后的第一步是带着700万元去青藏做慈善,包括民生银行(600016,股吧)在内的一些长线投资也将继续做下去。

“退休之后,还会再创业吗?想过怎么样才算成功吗?”采访临近尾声,有媒体追问。

“对我来说,退休后就没有所谓的"成功"了,也不会再改行。安安心心过日子,活得开心就好。”史玉柱说。

运营商发力第三方支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陶力 蒋佩芳 发自上海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手机支付越来越受到各方重视,包括中国移动、中国联通(600050,股吧)和中国电信,以及第三方支付公司都在加大扩展手机支付业务的力度。

近日,中国电信方面称,截至2013年3月底,翼支付账户用户数已经超过了2600万。中国电信天翼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罗来峰表示,“截至去年年底翼支付交易额是520亿元,今年预计会达到1000亿元。”

据悉,三大电信运营商相继于2011年年初成立支付公司,并均于2011年12月获得央行颁发的非金融支付机构支付业务许可证,正式拉开了移动支付的序幕。

2011年翼支付推出了基于手机卡的移动支付解决方案“翼机通”和“天翼公交卡”,目前刷天翼手机考勤、乘公交的用户数已经将近1300万,中国电信因此也成为了世界范围内最大的移动支付卡运营商;翼支付客户端在中文支付客户端软件的下载量排行中已经进入前三名。

中国电信旗下天翼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翼支付)副总经理罗来峰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今年计划并购第三方移动支付公司。罗来峰称,目前,移动支付市场竞争相当激烈,很多小公司日子并不好过,今年估计还会有很多企业选择与强势一些的竞争对手联合。

据介绍,翼支付总部设在北京,在上海和广东设分公司;成立两年来,翼支付已发展到2600万用户,去年交易额为520亿元。

关于移动支付卡,翼支付目前比较主流的方案有两种:全卡方案和SWP方案。中国电信方面称,在支付业务上坚持开放合作,早在2010年10月即与中国银行(601988,股吧)、中国银联就UIM卡与金融IC卡能力结合在宁波开始了积极探索,推出“天翼长城卡”。

移动支付在短时间内迅猛发展,主要在于支付模式便捷,以及移动电子商务的推波助澜。

国际调研机构JupiterResearch预计,到2013年末,支持NFC技术的手机销售量将达到8亿部,全球每5部手机中就有1部NFC手机;到2014年,NFC手机将在中国普及;而到2015年,移动支付交易额将达到6700亿美元,其中2680亿美元将由NFC实现。苹果和谷歌两大巨头在这一领域的布局也使得这个市场受到格外的关注。

支付宝内部人士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移动支付的春天何时来临,我们都难以判断。但可以肯定的是,单纯粗暴地插入现有的支付环节难以实现,且不被用户接受。现在,我们通过管理优惠券和核销的模式,打通消费者、商家和支付宝三方,更加有利于线下商家对移动支付的接受。”(实习生李姝函对本文亦有贡献)

医生在线询问

预约就医挂号

网上预约挂号